彩色无脑人

毒【灿白】第九章/下

  嘈杂的街道,明亮的灯光,一杯美式冰咖,似乎能将眼前的喧闹化为乌有。
  墙角立着个高挑的人影,一身黑色的西服将他隐如在黑暗中,只有那张惨白的脸在黑暗中格外明显。
  “哒…哒…”
  巷子的另一头,唯一一个光能渗透进来的位置,现出一个人影,朝他走过来。他看到那个人,好像突然心安,没有血色的脸上扯出一丝微笑,刚站直身子却又晃了两下,蹲坐下去。
  “哒。”
  世勋停下了脚步,面无表情得看着他狼狈的样子,眸中闪过一丝无奈和心疼,却又转瞬即逝。倒下去的灿烈看到了他眼中微妙的情绪,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,只是多了一分自嘲。
  “他……还好吧。”
  灿烈把头别过去,尽量不去看世勋的脸,淡淡地问了一句。世勋看他憔悴了很多,也瘦了些许,他何尝不心疼,自己自小的兄弟,如今却落得这般田地。
  “嗯。你呢?”
  世勋点了点头,又反问回去。灿烈挥挥手,表示自己没事,他把头靠在墙上,巷子里透过来的光照在他的脸上,眸子中不再有光亮,只剩下浓浓的戾气,眼下一片乌青,两腮也塌了下去。
  “哥…”
  “嗯?”
  灿烈把头转过来对向他。
  “你跟我回去吧。”

  这篇先把第九章结束,然后就要正式回归更新啦~本辣鸡回来啦~想你们么么扎~(ฅ∀<`๑)♡

毒【灿白】第九章/上

  “世勋。”
  伯贤一身酒气,窝在沙发上,慵懒的喊着世勋,手里握着剩了?半瓶的威士忌,痴痴的看着前方。
  “怎么了哥。”
  世勋把他扔的酒瓶摆在鞋架旁的角落,眼里尽是无奈。
  “你说,嗝儿…我哪里,做错了。”
  伯贤脸红扑扑的,看着在自己面前来回走的世勋,突然抓住了他的袖子,红着眼睛望着他。
  “哥没错。”
  世勋回了他一句,把身上的风衣扔到一边,又把伯贤抓着他的手放在沙发上。
  “哥…哥…是不是丑了…没有原来好看了…”
  伯贤抓着自己的脸,因为喝了不少酒,有点烫烫的,心里这么想着却又看不到,鼻子一酸,两行热泪又淌了下来。
  “哥没变,哥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,不哭不哭。”
  世勋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只是捧着他的脸,让他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眼睛,用拇指擦掉他脸上的泪。
  “那…那为什么……你…你灿烈…”
  “别说了。”
  世勋捂住他的嘴,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。
  “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。”
  世勋心里被他问的不舒服,心想最近必须去看看那位了。
 

狐【灿白】(本文纯属虚构)中下

  五日后。
  “灿烈今日便要升九尾了吧。”
  世勋理着灿烈的长发,将他平时散着的长发用簪子扎起,编成仅有升九尾灵狐那天后可扎的发髻。
  “嗯。”
  灿烈轻应,眸子里没了往日的灵动,多了几丝寒气与冷漠。
  “咔。”
  世勋把最后一根簪子插上,望着镜子里那张冰冷却还带着一丝童真的脸,一丝不舍与释然从他的眸子里掠过。
  “走吧,灿儿。”
  世勋把他从凳子上抱下来,准备带他出去。可又突然想到什么,蹲在他面前,搂住了他小小的身子,趴在他的耳边。
  “灿儿,哥可以拜托你一件事么?”
  灿烈轻轻的点点头,静静地听着他的话。
  “不要伤害你九哥,答应我,好么?”
  他的声音很轻,很轻,轻到只有他和灿烈能听见。灿烈先是一愣,然后点点头,用他的小手轻轻地抱住世勋,以示安慰。
  世勋站起来,拉起灿烈的手,向门外走去。
 
  “走吧。”

九陵阁

  一路无语,灿烈只是直直的望着前方,不做一声。到了阁外,灿烈却仅是抬了眸子,淡淡的望着这个紫气缭绕的地方。
  “灿烈,这就是你升九尾最后的考验。”
  世勋放开灿烈的小手,眸子望着这九陵阁。
  当年他也似灿烈般大小时,曾带他来的艺兴哥就是为了他丧命于此,如今也轮到他了。
  世勋记不得当时发生了什么,只记得艺兴牵着当年稚嫩的他走到这扇门前,脸上挂着的仍然是那温暖的笑容,对他的语气也是那么的温柔。可这扇门打开,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而清醒后只见到自己手里握着的是艺兴哥身上的剑,而艺兴哥就倒在他身边。而他脸上的微笑仍在,那一身的白袍已被血染的鲜红。
  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时,伯贤出现了,他摸了摸小世勋的头,轻轻抱了抱小世勋,把他眼角的泪抹去,捧着他的脸,轻轻说。
  “世勋,答应哥一件事好么?”
  “唔,我,我杀了…”
  “世勋,你听哥的话。先不要想那些。”
  伯贤把住了他的两只胳膊,别过他的脸,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。
  “世勋,我知道你的心情,但是,他既然是为了你,就请你对得起他。”
  “可是…”
  “别可是了,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对得起他!”


作者:消失了一个多月真的不好意思,按理来说别的作者在放假以后灵感越来越多,我正好相反[撞墙撞墙]总而言之就一句话,本垃圾错了╯﹏╰
 
 

有点毁我灿白[笑哭]

狐【灿白】(本文纯属虚构)中上

  灿烈还没推,门却是悄悄地开了。
  “谁呀?”
  小门童一边推门一边迷迷糊糊的问,眼睛都没睁,显然一副刚睡醒的模样。
  “是我呀,我奉九哥之命来为十一哥送桃子的。”
  “啊,十二爷,我才睡醒,跟上个门童交班,还请十二爷不要怪罪。”
   “哎呀,没关系啦,咱俩啥关系,还有,别叫我十二爷啦,九哥刚赐的小字,现在我叫灿烈啦。”
  “好…等等,灿烈,你说谁赐你的小字?”
  本来那小门童还乐呵呵得答应他,可一听有人赐的小字,眉头立马皱起来。
  灿烈没在意到他皱起的眉头,仍笑盈盈的回答他。
  “九哥啊。”
  “可是门主?”
  “嗯,怎么了?”
  “那……啊,哈哈,没事,你快去给十一爷送桃子吧。”
  那门童想到什么,又觉得门主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,也就没细说,糊弄糊弄就让灿烈过去了。灿烈并非常人,自然感觉到了他的不对,却没说出来,只是回了他一个微笑,慢慢的进去了,想着问问自己的十一哥。
  灿烈走进去,熟练的走到自己十一哥常驻的寝宫,只见那人儿一身青袍,棕褐色的长发用青绸束上,插了一根素簪,剩下的披在身后,一丝不苟。修长的手指握着
  “灿儿来了。”
  “嗯。”
  灿烈点点头,把桃子递给身边的仆从,示意他下去。那孩子明白了,端着桃子下了去,有吧寝宫门关好,好让他们说事。
  “十一哥,为什么你门外的童子一听是九哥赐的小字,就一脸有什么事瞒着我的样子?”
  “哦?”
  世勋挑眉,看向他,那双眸子清澈见底,却又有一丝悲伤浊了这眸子。
  “其实,没什么,只是你要答应十一哥,最近,至少在升九尾前,不得到你九哥身边。”
  世勋拉住了灿烈的手,轻轻地在他耳畔嘱咐他。
  “为…”
  为何还没出口,被世勋修长的手指止住。
  “嘘。此事只有你知我知,不得告诉你九哥。否则…”
  “否则什么?”
  “你九哥就会十分为难,甚至置身于危险之中。”
  世勋放慢语速,为他思考如何编出一个让灿烈听话的谎话打出了一些时间。灿烈一听自然不乐意,一下扑到世勋怀里,头摇的像个拨浪鼓。
  “不,不成,不能让九哥有危险,灿儿不说,十一哥也别说。灿儿听十一哥的话,就在这里,一定不靠近九哥。”
  世勋知道把他强行就在自己手里的危险性,可为了伯贤,也为了赎自己身上的罪,他只能这么做。世勋摸了摸灿烈的头,轻轻的把他搂在怀里。

  “兴许当年艺兴哥的怀抱,应就是这样的吧。”
 

甜蜜记事薄【灿白】第十九章(第一季完结)

  愉快的夜晚就这么过去了。
  第二天清早,伯贤被透过窗帘的阳光叫醒,揉了揉惺忪睡眼,又被门外传来的阵阵饭香吸引。热牛奶的奶香和有些焦掉的黄油面包的味道融为一体,细绵香甜的香气像是妖精般勾引着伯贤已经空空无也的胃囊。伯贤被这丝香气吸引了,拖拉着拖鞋慢悠悠地往外走。
  刚到客厅就看到灿烈光着上身,穿了一条家居短裤,身上只挂着有些违和的围裙立在坚果盒旁。伯贤摸着自己的脑袋见到自己心上人的样子,嘴角不禁上扬,心里想着:或许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睡醒后,早餐是自己的心上人做出的。
  “呦,小懒虫醒了?”
  灿烈瞄到刚出来的伯贤,戏谑的问。
  伯贤刚起,心情好的很,懒得跟他计较,慢悠悠走到冰箱旁,把里面的酸奶拿出来。
  “喂,我帮你热牛奶了,你干嘛?”
  “泡坚果啊。”
  “干吃会死啊?”
  伯贤被灿烈的话噎住,又想了想,问道。
  “灿烈,你知道你像什么吗?”
  灿烈被他问住了,摇摇头。
  伯贤指了指他手里的坚果,说到。
  “你就像是你手里的坚果。”
  灿烈不解,问道。
  “你呢?”
  伯贤笑笑,指了指手里的酸奶。
  “我呀,就像酸奶。”
  “为什么?”
  灿烈还是不懂。
  “我是酸奶可以解开你的忧愁,所以没有你,我是无味的。而如果你的生命里没有我的存在,那么你也只是枯燥的存在,就像我们,如果我失去你,我就是不完整的~”


    完结啦撒花~是不是完结的措不及防,哈哈,大家放心,一定会有第二季的到来,谢谢支持啦。(其实真正原因是因为最近没有什么灵感,希望早些完结,不希望我的情绪影响到大家的情绪吧。嗯,但是第二季一定会补给大家的,谢谢大家的支持。).°ʚ(*´꒳`*)ɞ°.

毒【灿白】第八章

  “啪。”
  一巴掌,来自伯贤,干净利落。
  灿烈未说什么,仅抬眸望着他。伯贤未敢直视他,他害怕对上他那双眸子,他真的害怕,害怕再被他伤害一次。
  “你。”
  灿烈开口,伯贤没敢抬头,扔垂着脑袋。
  “你还是恨我么…”
  灿烈等着他的答话,可伯贤却是什么都没说,下唇已被他咬得充血,却不愿给灿烈一个答案。灿烈挠挠头,有些无可奈何,转身要走的时候还告诉了他一句小心一点。
  灿烈的步子刚迈开,手腕却被伯贤拉住,回眸,看到的是伯贤那张憔悴的脸,双眸因为瘦削而有些内陷,唇瓣也因为刚刚的紧张咬得充血。看着他的样子,灿烈的心好像被什么刺痛了,缘由却无可讨究,可能是对他的爱吧,更多的应该是心疼吧,灿烈这样想着。
  “别走了…好么?”
  五个字,让灿烈的心好似扯开般疼痛。伯贤颤抖的每个音节,好似冰刺,扎在他心上。灿烈猛地抱住他,他真想好好的爱护怀里的人儿,可自己却只伤了他。
  伯贤渴望了这个怀抱多久,他自己可能都记不清了。他多么希望时间能够静止,永远停留在这一刻。伯贤闭了双眸,蹭到灿烈脸庞,轻吻了一下,又凑到他耳畔,问道。
  “为我留下来,好么?”
  伯贤认为灿烈不会再离开他,会永远陪着他。
  可,他错了。
  “………”
  灿烈没答应他,也没拒绝他,只是掰开紧握着自己双臂的伯贤的双手,扶着他站稳。伯贤未责怪他,只是红了眼。
  “为什么?”
  三个音节从伯贤口中跑出,平淡到没什么情绪。
  “……”
  “你告诉我,为什么?”
  泪,从伯贤的眼角大颗大颗地滑落。
  灿烈被他质问的不知怎么回答他,只看着他憔悴又苍白的脸,十分心痛。
  “你回答我,…唔…嗯…为…什么…”
  伯贤已经忍不住生理的限制,呜咽着,却仍不停的问,只希望能从灿烈口中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伯贤知道,这可能是个妄想,可他仍想赌一把,如果…他答应了呢…
  “你…愿意等我么?”
  灿烈终于开口,他不忍心看到自己爱的人这样憔悴得在自己面前哭泣,更不希望他继续憔悴下去。
  伯贤不想答应,他知道,灿烈一定惹上了大麻烦,不然不会这样对他,更不会被一群人追,他不想再失去他。
  “发…嗯…生…了什么?”
  伯贤忍不住呜咽声,他虽然用力忍耐,声音仍是断断续续得。灿烈未回答他,只是把他轻轻的抱在怀里。伯贤想知道答案,他不想再这么无缘无故地失去他,再稀里糊涂得走开。
  他,要问个清楚。
  伯贤不知哪来的力气,一把推开灿烈,身体因重心不稳晃了晃,双手胡乱得擦了一把脸,抬头,用那双充满血丝的眸子注视着他。
  “有什么,我们不能一起面对的么?”
  “…………”
  “好,很好…哈哈,你就是这样,永远不会为我想想…”
  “我…”
  “闭嘴!朴灿烈,今天我就明确的告诉你,我,边伯贤,从今往后,无论生死,与,你,无,关。”
  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轻下来了,从灿烈身边走过,撞了他那条受了伤的胳膊,却什么都没说,径直离开了。

狐【灿白】(本文纯属虚构)上

清羽宫内(不要在意这个玛丽苏的名字⊙ω⊙)
  “为何九哥又是受了此般重的伤回来?灿儿很是心疼呢。”
  宫里传来了孩子的声音。那声音软软糯糯的,可声音的主人长得却是颇有英气。满目桃花桃花的双眸正注视着他唤作“九哥”的男人身上的道道血痕,眸中有丝心疼,有丝无奈。那双稚嫩的小手正为他包扎,长发则如丝绦般披在身后。一双狐耳立在头上,显得更是俏皮可爱。
  那男人摸了摸灿儿的头,欣慰地笑着,微眯着双眸,淡淡道。
  “不碍事,不过是些小伤,灿儿不必挂念九哥。”
  “那怎能行?!”
  灿儿才帮他包扎好,听了这话,立即站起来,一脸不开心的模样,愤愤道。
  “九哥乃灿儿的救命恩人,也是灿儿最重要的人,若灿儿连九哥都不知关心,岂不是无情无义之人?”
  “嗯,灿儿最注重情义了。那么,若有一天,九哥离开了,灿儿也要此般对待他人。”
  “嗯!”
  灿儿点点头,十分惹人喜爱。
  “灿儿还有几日便满九尾了吧?”
  那男人问道,理了理灿儿的长发,凤眸中有些凝重的神情。
  “嗯,还有五日,灿儿便也如九哥般,是一只可以保护身边人和自己的九尾狐了。”
  灿儿笑着答到,那天他已经盼了好久,而目的则是认为升了九尾便可护家人,保平安。
  “九哥也没什么送给你的,不如便送灿儿一小字,作为礼,如何?”
  男人问道,笑着看他。灿儿点点头,也笑着看他。
  “灿儿性格温润,九哥便取一烈字赠与灿儿,望灿儿不永远像此般温润,多些刚烈。”
  “灿烈?灿烈…真好听,谢谢九哥。可……”
  灿烈嘀咕几遍,兴奋不已。可又扭捏起来。
  “怎么了?”
  “灿烈与九哥相处此般久,却不知九哥名号……”
  “啊,哈哈…”
  男人摸摸灿烈的头,笑道。
  “九哥与灿烈不同姓,九哥姓边名伯,却无小字,不如灿烈给九哥取一小字看罢。可好?”
  “自然是好的,待灿烈想想…”
  “但说无妨。”
  男人大手一挥,让灿烈心里平定了许多,也冒出了许些好主意。
  “嗯,那便取贤字吧。九哥如此贤德,取贤字为小字最合适不过啦。可好?”
  “灿烈取的自然好。”
  伯贤把他搂在怀里,纤长的手指指着门外的竹林,淡淡问道。
  “竹林中的千年桃树又结了果,为何灿烈不去摘来尝鲜?”
  灿烈想起那桃滋味的甜妙,便满心欣喜地要跑去摘,却又怕自己跑出去了惹得伯贤不高兴,便眨巴着桃花眼看着伯贤。伯贤早看出他的心思,便点点头,笑着送他出去,看着他蹦跳着往那竹林跑去。
  “呦,小九又在哄你的小宝贝儿了?”
  一位青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伯贤身后,双手背在身后,一双狐眸仅是一撇也是无比迷人,显然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。伯贤笑着转身,捏了捏那人的脸淡淡道。
  “世勋又不知跟哥叫敬语,又来打趣哥,吾可要想想如何罚你。”
  世勋一听不乐意了,语气里尽是责怪。
  “哥上次罚的一百遍还不够么?这又要罚”
  伯贤唇角一勾,弯着双眸,问道。
  “那上次罚的世勋可写了?”
  世勋被问的一愣,脸一红,依然是没写。伯贤是最了解这小滑头的,又转身向灿烈离去的方向看去,道。
  “没写便罢了,又并非真心罚你。”
  世勋一听自然乐了,不然他也正愁着这百遍敬语要何从下笔。可又转头看伯贤,正眉头紧锁,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问道。
  “可是为灿儿升九尾而烦心?”
  世勋明白,伯贤是在为灿烈升九尾而性情大变担心。可为升九尾而逝兄长史中却无人破例,他没做到,伯贤自然也是,而灿烈,也没多大希望。
  伯贤没搭话,只是微微点点头,而眼中的落魄与无奈却被世勋看在眼里。
  ‘他不想再失去哥哥。’
  伯贤立在门前,深邃的双眸望着远处蹦跳着归来,手中搂着十数个桃子的小身影。
  世勋拍拍他的肩,淡淡道。
  “若真有那一天,我便替你。”
说罢,便翩翩去了,只留下句“等灿儿回来叫他送几个桃子给我。”伯贤明白,世勋这话并非闹着玩的,可世勋并非与灿烈感情最深的人,若杀,也只能是伯贤,岂能是他顶替来的?
  伯贤笑着目送他离去,转身就见灿烈已经回来了。灿烈歪着头,看着远去的世勋,问道。
  “为何世勋哥不等灿儿回来再离去?”
  “你世勋哥知道那桃树又结了果,便要去摘来尝鲜,得知你去了,便要叫你去给他送上几个。”
  伯贤一边笑着帮他整理衣裳,一边说着。可那双眸子始终没有半点波动,仍是那么无奈与惋惜。灿烈见伯贤帮他整理衣裳,赶紧把手里捧着的桃子放到地上,推开伯贤的手,摸了摸小花脸,说道。
  “不能把九哥的手弄脏了,嘻嘻。”
  一边说一边自己系长衫上的丝带,古灵精怪的样子让伯贤不禁笑了,问道。
  “为何不可?”
  “九哥是最干净,最好的人,不能被这泥土,染浊了手。”
  伯贤听了他的话,嘴角略微上扬。
  他自己知道,他并非什么干净的人,他的修为也是血淋淋的双手给他的。
  灿烈挑了个最好的桃子递给了伯贤,伯贤笑着接过来,摸了摸他的头,对他说。
  “灿烈去把那几个给你世勋哥送去,别误了时辰。”
  “嗯。”
  灿烈点点头,捧了桃子便走了,伯贤立在他身后的门口,只是望着他,眸中的情绪却是颇深。

  灿烈立在清寒宫外(不要在意这个更加玛丽苏的名字⊙ω⊙),要敲门的手才举起,门却是慢悠悠的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。

毒【灿白】第七章

  艺兴要去付钱,世勋不肯,只好又回来和世勋聊起来。
  伯贤自己坐在窗边,望着窗外,竟感到寂寞,却没有打扰世勋,只是自己未出声,望着窗外。
  大概又过了20分钟,伯贤有些坐不住了,第一次觉得做电灯泡这么不舒服。跟世勋和艺兴说了一声就走了出去。
  伯贤挺喜欢这个叫艺兴的孩子的,长得白净,人也不错,倒是挺适合世勋的,可越这么想,却又越压制不了自己内心中对爱的渴望,更不敢想起灿烈对他的冷酷,生怕是才想起,眼泪便不听话的跑出来。
  “啪。”
  一股大力把伯贤扯得没回过神,转身就见一张戴着黑色口罩脸,和那双让他心痛的眸子。
  伯贤知道,他是朴灿烈。
  “快走。”
  灿烈低喝一声,把伯贤的精神拉回来。伯贤回过神,就见他手里握着枪,另一只手捉着他的手正流着血,为了不拖累他,没问什么,便跟着他跑起来。
  灿烈拉着他跑到一个小胡同里,阴冷阴冷的。才进了胡同,伯贤就把他的手甩开了,冷冷问道。
  “你…干嘛。”
  灿烈没回答他,把头上的帽子拿下来,遮住他的脸,用手搂住他的腰,脸埋进他的头发里,亲昵的不成样子。
  伯贤被他的举动吓到了,想推开他却被他搂的紧紧的,紧接着,伯贤听见了一阵繁乱的脚步声。
  他恼了,想打他,双手被他抓得紧紧的。
  “你…”
  “嘘,想活命就别出声。”
  灿烈低喝了一句,伯贤没办法,只是死死得瞪着他。
  脚步声渐渐远了,灿烈把他放开了。
  “呼。”
  灿烈呼出一口气,看向他。
  伯贤被他看的不自在,就把脑袋别过去,不再受着他的直视。
  灿烈摇摇头,笑了笑,又揽过伯贤的腰。伯贤惊慌的看着他,显然被他的举动吓到了,双手不听话地拍打着灿烈。
  “老实点。”
  仅三个字,让伯贤有种不得不从的感觉,双手竟听话地放下了。灿烈笑了笑,另一只手勾起他的下巴,倾身,那双淡粉色的薄唇就要覆到伯贤的唇上。
  “啪。”
  一巴掌,来自伯贤,干净,利落。
 

        Ps:最近因为有些事情心情不太好,所以让本来就低产的我文笔又下降,希望大家能体谅,如果有机会,会等这事过去,重新发修改版,希望大家能支持吧。我爱你们。(笔芯)⊙ω⊙

无题【勋鹿】

  春天的风带来了爱的萌芽,而温暖的阳光则守护它慢慢滋长。别了冬天的寒冷,多了的是人们寻春的脚步。
  鹿晗喜欢春天,他觉得这是最适合去散步的季节,家周围的公园早就被他走遍了,可到了春天却还愿意往出跑。
  到街边买了杯香芋奶茶和一杯巧克力奶茶,便又踏上寻春的路了。
  “出来吧,早就看到你了。”
  鹿晗突然向身后喊一声,却没转身,好像早就料到了似得。
  “鹿哥反应怎么就那么机警?总能发现我。”
  从树后走出一个人,鹿晗还是没转身,只是把手里提着的巧克力奶茶举起来,向后递过去。
  “你总是在我身后跟着,我要是连这点反应都没有,不就不用踢球了。下次若要跟我出来,就去找我,免得我还要给你拎这么久的奶茶。”
  鹿晗打趣他,世勋自然不介意,只是笑嘻嘻地把奶茶接过来。
  两人一前一后,一路无言,鹿晗只是在前面走着,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这时开的正艳的迎春。世勋则只是在后面跟着,看着他灵动的眸子倒也是趣事一桩。
  “世勋呐~”
  “耶嘿~”
  “你看今天的云多好看。”
  鹿晗仰着头,看着蓝天上的朵朵白云。世勋注意的却不是云,而是那双映着蓝天白云的眸子。
  “嗯。”
  “如果每天都像这样就好了。”
  “是啊,”
  世勋搂住鹿晗的肩,继续说。
  “永远像这样就好了^_^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